蜂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蜂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实验室里的尸体[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2:53 阅读: 来源:蜂蜜厂家

1

晚上的物理实验是光栅衍射。做实验时我总嗅到隐隐约约的尸臭,我确信我的鼻子没有毛病。头昏脑胀,想要呕吐。

我问旁边同学他却说没有这回事。我询问了大约五六个同学,都不赞同我的鼻子做出的判断。我感到诧异,因为我们学校没有生物医学专业,实验室里不会有尸体的。

因为这种味道的缠绕,实验受到干扰,所以提交数据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倒数第二个。

我很想知道尸体味道从何处飘出,探索未知事物让我感觉刺激。

我沿着阴暗走廊走着,门上的牌号不断变换,2312,2313,2314……楼道里的声控灯发出暧昧黯黄的光线,倒映下我瘦长的淡淡影子。以前我从未来过这个实验楼,才发现这栋楼里房间之多,现在已经排到2334,依然看不到楼道尽头。我回首望向刚才做实验的房间,灯光已经熄灭,想必所有人都已离开。其他房间亦都是漆黑一片。

我紧张地看手机上的时间——十点整。或许快关门了。我从三楼楼梯口快步跑下,听到重重的锁闭门窗的声音,心里猛然抽紧。下到一楼,果然门窗紧闭。我站在铁门前,狠狠地拍打着,用脚跺着,楼道里回荡着激烈的碰撞声。

不会有人响应,这只是第一扇门。于是决定放弃,不如继续探索。

我在一楼楼道里走着,所有的门都紧闭着。而且一楼几乎没有尸体味道。

死寂的实验楼,甚至空气都是死寂的。只有我的脚步声,咚咚回荡在楼道。

我爬到二楼,看到楼梯上投射的扶手的暗淡影子,灯光照不到的神秘黑暗。

我喉咙干涩,嗅到空气里的尘埃干燥味。吞咽唾液的巨大声响,心脏剧烈跳动的砰砰声。

2216房间,门窗紧闭。我继续向前走着,尸体味道愈来愈浓烈,伴随着强烈的酒精味和其他化学制剂味道。身后轰然巨响,我全身血液突然凝滞。回头,还是不回头?

我决定回头,可是全身却僵在原地。听到一个脚步声慢慢逼近,摩擦地板的声音。尸体强烈的腐臭。

我感觉到他走动时冰凉的气流掀动我的衣角,阴气森然。我敢确定他现在一定离我不到十厘米。全身被冰冷的寒气包围,彷佛冰人。寒气从后背扩散全身,他呼出的冰凉雾气喷到我的后颈。

他的手从后腰抱住我,如同冰雪般寒冷的枯槁老手,或许只是骨头。我的腹部想痉挛都不行,痉挛的冲动只好憋在腹腔。尸体的腐臭完全包裹了我,想剧烈地呕吐,吐干肚子里的一切,却无法动弹。声控灯突然熄灭,整个世界完全陷入黑暗。我深陷尸体堆里,有的尸体腐烂过度,抱着我的大腿啃着。无头尸体狠命扼住我的喉咙,想割掉我的头颅安到他的脖颈。骷髅五根干枯的手指扎入心脏,血液喷薄而出。蠕动的白色尸虫慢慢爬上我的脚趾。

灯光再度亮起,幻象消失。我听到自己的嚎叫回荡在楼道里。回首望向身后,依然是茫茫虚无,没有丝毫人影。只是身后的那扇门大开。2223房间。

我轻轻走到门边向里窥视,楼道里的灯光只能照亮四分之一的房间。余下完全黑暗。灯光照亮的地方只有地板,没有他物。进还是不进?未知的黑暗,神秘的房间。

我蹑手蹑脚走入2223房间,尸体的味道扑面而来,听到衣物摩擦空气的声音。后脚刚刚跨入房间,门咣当一声自动关闭,仿佛门后站着人。又是绝对的黑暗,眼前除了黑暗,一无所有。粗重的呼吸声。手心里渗出的汗冷湿一片。

内心恐惧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很快就会醒来。或者想起雪琪,她像仙女一样降临,很快消失在人间。我们在一起有两个月,某天她突然失踪,从此音讯全无。但是她像毒药一样已经渗入我的血液,所以总会想起她。有的人离开了,却无所不在。她像小鸟扑在我怀里,一脸娇羞,喃喃低语,萧然,我喜欢这样的时刻。

我轻声说,我也喜欢,希望时间静止在这一刻。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我才看到怀中的雪琪容颜尽失,雪白的头骨发出刺目寒光,骷髅紧紧抱着我不放手。我猛地甩开,骷髅散落一地。雪琪的眼珠在地上滚动,满含幽怨的眼神,竟然还会说话,萧然,原来你并不爱我。你爱的只是我的青春容颜。

我大为惊骇地辩解道,不是的,你变来变去我怎么分得清哪个是你?

你会分清的。一个幽冷严肃的男人声音传来。

我寻觅着声音来自何处。

3,2,1,醒来吧,萧然。又是那个男人声音。

然后是一个响指。鬼魂网鬼故事:www.guihun.net

我才发现原来灯光已经亮起。屋里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2

地板上散落着破碎的骷髅。尸体的腐臭让我无法呼吸。整个房间像停尸房,几十个案子上估计都是尸体。

那个男人阴冷地笑着对我说,萧然,你擅闯禁地,破坏我的实验成果,你说该怎么办?

我颤抖着说,对不起,我无意间走过来的。

一切都已经晚了。哈哈哈。今天又一条大鱼上钩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赔我的研究成果,共计一千万元,另一条是做我的助理,你要知道我可以让你保研。路是自己走的,不要后悔。你选哪一条?

我紧张地思考着,两条看似完全不同的道路。妈的,真狠,一千万,真是叫兽。

我狠下心说,我选做你的助理。

他哈哈大笑,恭喜你啊,萧然,你终于做出了明智选择。认识一下,我是王薨教授。

我小心翼翼地说,教授,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这个……你以后会明白的。

我说,还有,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首先你要知道我们的研究课题是军方核心秘密,所以你要保守秘密,听从指挥,有些看似诡异的事不要大惊小怪。

我说,明白。

你的任务是协助进行解剖和进行多种实验。

我小心地问,有些问题我不明白,现在冷冻技术应该不差,为什么尸体会腐败呢?

马上你就会明白。

他带我来到一个停尸台,那是一个小冰箱,尸体就冷冻在里面。他打开开关,门缓缓开启,白雾散去,尸体没有丝毫腐败痕迹。

教授的声音突然响起,萧然,还没看出来吗?这不是人类。

他不说我真没发现,尸体上铺盖着薄薄的鳞片。

我兴奋地说,这是外星人?你们从哪里搞到的?

教授淡然道,是,这是军方捕捉的。他们一直关注着外星人,希望能从外星人那里得到科技方面的启发。

我说,那我们的研究就是为了这个,科技方面的启发?

从某种程度上。好了,我们开始工作吧。

他手持锋利的手术刀熟练地切开尸体肚膛,不可思议的是有血液流出来,而且不是鲜红的,而是冰蓝色的!

我嗫嚅道,教授,怎么还有血?

教授不以为然道,没有血还研究什么?

我轻声说,我以为这些尸体都是死的。

教授道,死的研究个屁啊,研究活的才有意思啊。

我点头赞同。第一次解剖尸体,而且是外星人活人,我很兴奋。甚至有些手舞足蹈的倾向,差点打翻药水瓶。教授严厉地瞪我一眼,我赶紧收住那颗活蹦乱跳的心。

教授用刀片切下一块渗着蓝色血液的肉块送到我嘴边说,想不想尝尝,很好吃的。

我有点害怕,连忙摆手道,不了,我不饿。

他吃着津津有味的样子,甚至露出贪婪的神态,像吸毒者久未吸毒见到毒品的样子。他吃完一块意犹未尽又切一块,放入口中。

我渐渐有些疑惑,这人究竟是不是做实验的教授?

我小心翼翼地问,教授,我们还做实验吗?

教授边吃边回答,做啊,我这不是在尝这是什么味道嘛。

我问,什么味道?

教授抹抹嘴角散发蓝光的鳞片道,妙不可言无以形容。不信你可以尝尝。

我望着他一脸的陶醉,不知道何去何从。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