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蜂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阴灭门案疑犯5分钟夺4命老实娃变冷血杀手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41:31 阅读: 来源:蜂蜜厂家

华阴灭门案疑犯5分钟夺4命 "老实娃"变冷血杀手

原标题:华阴灭门案疑犯5分钟夺4命 "老实娃"变成冷血杀手

3月16日,犯罪嫌疑人项某被押回华阴本报记者赵雷摄

3月19日,杨城村3组3名村民看着杨家的空旷的院子,说起杨家的不幸,感到惋惜本报记者王培民摄

上学打工时

村民都说他很老实很孝顺

深夜行凶时

手持利斧,5分钟夺4条人命

指认现场时

他泪流满面,觉得对不起死者

接受审讯时

他告诉警察,想捐献自己的器官

3月19日上午10时许,华阴市华山镇五方管区杨城村3组的村西头,近百名警察封锁了村头的道路,村民们神情严肃,远远看着警察从车上带下一名个头不高、戴着手铐的男子,走进村西头老杨家的院子指认作案现场。

有受害者亲属痛骂着,几次想冲进警戒区打指认现场的男子,但被警察及时制止,围观数百名村民中,不时传来叫骂声和女人的哭泣声。

就是这名叫项某的男子,手持斧子翻墙潜入杨家,在3月12日凌晨杀死杨家一家4口后逃跑,死者中年龄最小的是3岁男童瑞瑞(化名)。

昨日记者获悉,项某已被华阴检察机关批捕。

清晨传来噩耗

一家老小4口人命丧斧下

3月12日早7时许,华阴市华山镇五方管区杨城村3组,村民们或出门或扫院开始了一天的生计,但不见村西头老杨家3岁的孙子瑞瑞坐幼儿园的校车去上学。

幼儿园的老师打电话,但瑞瑞的奶奶、妈妈的电话一直没人接。老杨家的一位亲戚获悉了情况,他同时接到了杨家大女婿的电话,问家中咋没人接电话,这位亲戚去杨家敲门,但无人应答,感觉情况不妙的亲戚翻墙进入杨家后,堂屋血腥的一幕吓得他大叫一声,“出事了,杀人了”的喊叫声打破了杨城村3组清早的宁静。

凶案发生后,华阴警方几乎调集所有的刑侦力量立即展开侦破。

事发的杨家位于杨城村3组的村西头,四周虽然也有邻居垒起的院墙,但邻居都还没有盖房,杨家的房子孤独地坐落在村头。案发现场在杨家的屋里,瑞瑞59岁的奶奶赵某、35岁的妈妈阿丽(化名)和26岁的四姑(孩子父亲是上门女婿,故孩子将姨叫姑)阿珍(化名)倒在堂屋里,满地是血,3岁的瑞瑞躺在厢房炕上,4人头部均遭利刃砍杀,均已身亡。

据悉,赵某的老伴老杨几年前去世,老杨家共有5个女儿,大女儿阿丽招了个丹凤男子入赘,育有男孩瑞瑞。二女儿、三女儿出嫁,四女儿阿珍平时在西安打工,五女儿在外上学。案发当天只有瑞瑞奶奶、妈妈、四姑阿珍和瑞瑞在家。

警方推测案发时间在12日凌晨1时许,案发现场发现一把带血迹的斧子以及一串钥匙。

经调查走访,嫌疑人很快被锁定为阿珍的前男友项某。项某,29岁,身高165厘米左右,身份证显示为汉阴县人。

因为一桩亲事

杨家不满意四女儿这个男朋友

警方初步了解到,项某与阿珍在西安打工时相识,两人谈对象已经五六年,项某与表哥在西安开了一个小广告公司,平时承揽些广告传单、喷绘和门头制作等,年收入有五六万元。

村民们说,感觉杨家对阿珍的这个男朋友一直不满意,因为项某每次来村子,杨家都不太热情,也从未把项某主动向左邻右舍介绍过。也有村民认为项某与阿珍还是有感情的,两人一直有联系。但不知何故,今年2月21日,阿珍与附近村子的一王姓小伙订婚。案发前一天上午,有村民看见项某去过阿珍家。

村民卢女士说,曾几次见过这个陕南小伙(项某)打车来老杨家,但杨家人觉得他们家太远,经济情况也一般,不想把女子嫁外面去,想嫁近些,这样好照顾娘家,所以一直不同意这门亲事。“亲事不成,也不能做下这丧天良的事,把一家4口都杀了,杨家的孙子瑞瑞只有3岁,娃长得很乖,这3岁的娃娃到底惹谁了!”卢女士掉着眼泪说。

3月12日案发当天,华阴警方抓捕小组连夜驱车赶到汉阴县。通过汉阴当地警方了解到,项某的老家在紫阳县焕古镇。由于项某在汉阴县买了套有补贴的移民搬迁房,把户口落在汉阴县,但家还没有搬过来。

与此同时,紫阳警方已按照协查通报,于12日晚赶到焕古镇松河村项某家中,但并未找到项某本人。项某65岁的养母谢某说,项某今年2月12日去西安后,一直都没有回去。

华阴抓捕小组13日早晨赶到紫阳县,期间调取了紫阳汽车站及长途大巴上的监控录像,证实项某于12日当天坐长途汽车回到紫阳。

13日上午,华阴追捕小组与紫阳警方会合,设卡拦截,对项某可能出逃或出现的地方进行布控。谢某起初并没有告诉警方项某回过家,后经过警方做工作,谢某感觉事态严重,才说项某3月12日晚10点多回到家中,说他在外杀了人了,拿着一床被子和半袋红薯就走了。

被捕时突落泪

“不要当着我妈的面捆我,我向我妈道个别再抓走我”

从3月13日上午开始,警方在项某家里布置数名民警蹲守的同时,也开始在项家附近的山上以及可能藏身的地方,进行拉网式搜捕。焕古镇松河村地处大巴山腹地,周围山高路险,离最近的公路步行要两个多小时,百余警力连续搜捕两天两夜,仍不见嫌疑人项某踪迹。

警方根据项某逃离家中时所携带红薯的数量,判断其可能已吃光,很有可能再次回家取食物。3月15日晚7时,民警收队暂时撤离。当晚8时许,项某返家。

“我们看到一个个头不高的黑影向屋子走来,我们还不敢确认,当发现这个黑影怀里还抱着被子时,3个民警一起冲了出去,把黑影扑倒。”华阴市公安局刑警中队长李斌说,“控制好这个黑影后,我们立即问,叫什么名字,他说叫项××。”

“我是华阴来的警察,知道为什么找你吗?”李斌问道,项某神态平静地叹了一口气说:“知道,我在华阴杀人了。”

在整个抓捕过程中,项某都没有反抗。

在民警确认身份后要带项某走时,他突然情绪激动并流下眼泪。“不要当着我妈的面捆我,我向我妈道个别再抓走我。”

民警满足了项某的要求,没有当着其养母的面上警械。

“妈,我走喽,以后不能再照料你们喽!”说完项某扭身随民警走到院子,被押解离家。为防止意外,民警用警绳捆住项某,夜色中,一行人走了4个小时才走到公路边。

整个押解过程,项某很平静也很配合。就此,项某对民警说,3月15日下午,养母因他的作为感到丢人,欲跳崖轻生时被民警劝住,他当时就在不远处,听到民警对养母的劝导,他也知道这次回家以后就没有再逃的机会了,只是想见养母最后一面。3月16日早上,项某被押解回华阴,在警方的问讯中,他也非常配合,如实地交代了整个案发经过,这与警方现场勘验的情况完全符合。

想听句真心话

窗下听“女友”和其未婚夫聊电话两小时“我彻底绝望了”

项某交代,3月10日他就到了华阴,目的就是想问阿珍的一句真心话,因为起初杨家不同意他俩的亲事时,阿珍曾鼓励他要坚持下去,现在阿珍突然订婚,他想不明白。3月11日上午,项某打车来到杨家找阿珍。阿珍上午外出不在家,下午才从未婚夫单位回到家。阿珍的大姐阿丽就想打发项某离开,但项某认为阿珍在家,只是变心了不愿意见他。

回到华阴市区后,项某买了一把斧子和一小瓶白酒,准备最后一次向阿珍问个究竟。他供述称,买斧子主要是为了防身,因为他个头小,又是外乡人,怕被杨家人欺负。3月11日晚9时许,项某怀揣斧子打车来到村子,翻墙进入杨家后院,他躲在屋子后门附近的一间柴房里。这几年他多次来过杨家,对这里很熟悉。当晚10时许,项某摸到屋子后窗下,听见屋子里阿珍与刚订婚不久的未婚夫打电话,电话一直打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没电关机才结束。“我一直在窗外听着他们之间的通话,我彻底绝望了。”项某这样告诉民警。

12日凌晨零时30分许,阿珍打完了电话。项某又等了半个小时,待屋里灯熄了没有响动之后,他先喝了一口随身携带的白酒,然后用斧子撬开阿珍家屋子的后门。据警方现场勘查分析及项某的交代,项某撬门进屋后,屋子里的人已被惊醒,先是阿珍的母亲赵某从厢房走出,被砍倒在堂屋,然后是阿珍的大姐阿丽闻讯走出另一间厢房,也被砍倒在堂屋,最后是阿珍被惊动走出厢房,头部被连砍四五下。

项某交代,砍死3岁的瑞瑞,是因为他要离开时听见瑞瑞的哭声,他多次来过杨家,瑞瑞认得他,担心事情败露,就进厢房里把瑞瑞砍死在床上,随后扔掉斧子逃了。

警方勘查分析,整个凶杀过程是在极短的时间完成的,不超过5分钟。

据一名办案民警介绍,项某是他经办的杀人案中最配合警方调查的一个嫌疑人,从他到案后的表现和供述,虽然话不多,感觉这个小伙还是“比较真诚和老实”的一个人,或许是对感情太执著了,或许是阿珍与他人订婚,或许是那长达2个多小时的电话,终使他的心魔摧毁了理性,做出令人费解的残暴行径。

据华阴警方调查,项某与阿珍两人确实谈对象已经五六年。

指认现场被骂

他的眼泪流了出来审讯时他说想捐献器官

3月19日上午10时许,项某被带到杨城村指认现场。

“就是那个子不高的陕南小伙,被民警从车上带下,手上戴着手铐,脚上还有脚镣。”村民说,“那个小伙来过村子,大家都知道他曾是阿珍的对象。”

在项某指认现场的过程中,杨家几个本家亲属几次想冲过警戒线去打项某,华阴警方及时控制。

“像杨家这种无儿子的人家在农村比较自卑,杨家人从不惹是生非,也很少在村子串门,平时家里的大门总是闭着,但谁家过事,只要说一声,总会热心帮忙。”村民卢女士说,“这家人真的不错,他们家院子大,种的菜也多,还经常送给邻居们吃。”

在村民和亲属的责骂声中,项某又被民警押上警车。

“刚一坐下,项某眼泪就流了出来,甚至还有些哽咽,他这种情绪的变化,也让我有些意外。”华阴市公安局刑警中队长李斌说,面对民警的询问,“项某说,他对不起这家人,再问就低头不语了。”

由于李斌从紫阳带队抓住并押回了项某,只要李斌参与的审讯,项某时常会在审讯中说些令人深感意外的话。在一次审讯完后,项某对李斌说,他想捐献自己的器官。

“你想捐献给谁?”

“捐给谁都行,只要对别人有用就行。”

“既然有这种想法,干嘛当时那么冲动?”

项某低头不语,流眼泪。

这娃儿到底咋了

出了这事后年轻人谈对象父母过问的也多了

记者在紫阳采访时了解到,29岁的项某当年不足满月就被养母抱养到家,他对养母的情感也特别深,其生母已经去世。

“项某在西安与表哥开的广告公司,其实就是一间十多个平方米的门面房,干活和吃住都在里面,感觉很辛苦。”一名办案民警说。

从街头发传单开始,到与表哥合开广告公司,项某用了10年多时间,案发前一年挣到五六万元。

焕古镇松河村村民很难相信,从小就很老实、学习也认真的项某会杀人。据村民介绍,项某初中上完就去山外的一所铁路中专学校读书,但由于家里经济接济不上,只坚持上了3年,还没毕业就辍学打工。在村民心中,项某也算是有本事、很孝顺的娃儿,去年还给养母在汉阴县花了20多万买了套新房,准备今年搬家。在疑惑和叹息的同时,大家都在思量,“这娃儿到底咋了,做了这样的事。”

据办案民警介绍,3月11日上午,项某到过杨家后,杨家大女儿阿丽将他打发走后,打电话将此事告知了在西安打工的丈夫。阿丽的丈夫担心项某会找事,还建议阿丽不行就报警,但阿丽没有报警,也没有对邻居说这个事。

“如果阿丽当日上午报警,或采取加固门窗等措施,或者给邻居们告知一声,没准就不会出事。”事后了解案情的村民杨兴起说。“刚开春,村子男劳力大多还没出去打工,只要有动静,大家会出来帮忙的!”

也有村民认为,杨家的老四阿珍与前面的男朋友未了断干净,又与其他人订婚,杨家可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也就没有告诉过邻居,事发时也没有听见大声呼喊。

与杨家斜对门的村民杨明刚说,那天他和媳妇到华阴城里参加朋友的酒宴,回到家时已经快凌晨1点了,从杨家大门口过,也没有听到狗叫声和杨家人的呼喊声。“如果杨家人能呼叫,或者电话与邻居联系,只要左邻右舍有喊声,凶手都不一定敢下手。”杨明刚说。

办案民警说,进入案发现场的屋子后,杨家的灯是亮的,说明项某进屋前,杨家人已经知道并打开了灯,行凶前项某疑与阿珍的母亲赵某还有过争吵。

“这个时候,赵某若能巧妙周旋,阿丽、阿珍能电话通告邻居,或大声喊叫,或许是最后一次免灾的机会。”民警说:“杨家人对项某的到来没有重视,也没有防范。”

随着项某的归案,杨城村3组村民们的心情才有些宽慰,但杨家、项家和阿珍的未婚夫王家这三家人心里的创伤,恐怕很久都不能抚平。凶案发生后,杨城村3组的村民夜里出门的人少了,年轻人谈对象的事,父母们过问的也多了。

广州活性炭块

云南一级电源防雷器

山东沈阳隐形纱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