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蜂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协调自由与平等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2:59:07 阅读: 来源:蜂蜜厂家

协调自由与平等

《法律的理念》无疑是法学学生的经典读物,对于普通读者来说,也有一些推荐价值。因为这本书不仅讨论法律的内部问题,比如法律起源里涉及的自然法、自然权利,还有法律的一些基本价值,比如正义、自由;它还讨论法律与国家、社会、习俗等法律的外部问题,这有助于厘清古往今来不同社会对于法律的不同看法——正如作者所言,整个人类社会关于法律概念并没有一种普遍可以接受的模式,就像不同社会看待他们的“神”一样,对法律有着不同的理解和看法。

这本出版于上世纪60年代的法学著作,还在最后一章讨论法律在未来迫切需要处理的若干难题,其中包括民主与法治、商事法规的统一,乃至法律在国际社会中的角色。显然,半个世纪以来,一些事态的发展验证了罗伊德勋爵的一些判断,比如那个时代人们还倾向于“相信人类的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应该留待它们自行解决,不必假手法律规定”,但他认为将来“法律必须为社会民主之下构成‘美好生活’的重要自由提供基本保证”。

放眼望去,当下已经没有一个文明国度和开放社会可以说法律不那么重要。甚至我们可以说,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法律不断承担越来越重要作用的发展史。在新中国建立六十多年的历程中,法律的作用也是从弱到强的过程,尤其是到了市场经济,它与法治经济几乎内涵相当。

《法律的理念》当然不会只是讨论宏大的观念或者价值,也涉及不少制度细节的记录,经过时间的沉淀,我们可以发现那些闪光的真知灼见。比如,书中提到关于政府征收土地的补偿标准,究竟什么才是适当的补偿?在“二战”以后,当时的英国工党政府规定补偿的计算标准必须依据土地现有的利用价值,而不考虑它的开发潜力以及在市场上可以售得的价值。后来,英国保守党修正了这些规定,使得补偿费和土地的完整市场价值建立起关联,包括它的开发价值。

联想到当下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层出不穷的拆迁纠纷,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就在于我们的征地补偿标准还是按照工党的那种思维,征收耕地也就参照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6~10倍,土地上的附着物折价多少就补偿多少。这种补偿标准往往不能让老百姓满意,以至于有了“征你一头牛,补你一只鸡”的说法。如果我们的征地标准可以参照它的开发价值,那么恐怕很少会有人拒绝这种征收,而所谓的拆迁矛盾也会大幅减少。

罗伊德还有不少远见卓识,比如提到薪酬集体协商的问题,他认为尽管司法程序很重要,但是劳资纠纷并不完全是一个可由司法裁判解决的问题,他提出用协商或自愿仲裁来解决纠纷。几乎是在四十年之后,我国在2000年,当时的劳动部才在全国逐步推行工资集体协商的办法,并在2012年前使各类企业都建立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并形成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当然,这个问题就涉及了法律内部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观,那就是契约自由,这是罗伊德重点阐述的内容。

为什么国家要介入这个本来属于用人单位与员工自行谈判的领域——这当然不太符合经济自由的惯例。罗伊德认为,19世纪初叶到“一战”前,契约自由在某些方面被认为是发达国家中的最高价值之一。那时候人们认为“政府的干预,特别是在经济领域内,被看做极大的错误,人们公认自由社会的经济最好能随公民有为自己缔结契约的权利而发展。”

对契约自由的推崇在美国尤其盛行,以至于在罗斯福总统的新政中,有不少限制私人垄断和保护妇女与孩童的政策都被法院以有违契约自由而被抵制。不过,罗伊德认为,那些把契约自由当做社会基石的人往往会忽略的是,在买卖中议价的地位如果不平等,这种自由很可能就是单方面的。这话说得很明白,单个的工人与用人单位去谈薪酬,无论如何标榜自由,都不可能达成一个双方满意的结果。

这也就是工资集体协商制度能够推行的重大逻辑基础,在西方这种工资集体协商方式的流行,也伴随了工会的兴起与壮大。而我国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的推行,也有赖于行业工会的发展壮大。在全国推广之前,浙江一些地方的行业协会,就主动开展了工资集体协商,这会有助于减少企业员工的流动性,也防止企业之间互挖工人的恶性竞争。

至少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政府的适当介入经济,并不完全是坏事。当然,对中国而言,过去是政府过度渗透经济,以至于计划经济大行其道,造成了经济的萧条和资源的浪费。但这不意味着政府完全退出经济领域,那样无论是市场的失灵,还是社会的失序都可能给国家带来灾难。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上提出“市场经济也是法治经济,我们要努力做到让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调动千千万万人的积极性,为中国经济的发展不断地注入新动力。”这其实是法治理念在经济领域的贯彻,一方面确保自由,一方面确保秩序。

《法律的理念》对当下一个非常重要的启示,就在于协调自由与平等的关系,政府一方面要确保市场主体的自由,无论是契约自由还是其他经济自由,甚至要通过改革政府来释放这种自由的活力;另一方面政府需要确保社会的秩序,平等就是重要的一环,“一视同仁”应该成为公众普遍认同的价值,这里面包括国企与民企的平等,个人与机构的平等以及建立一种制度——让人类在体格、能力、际遇上诸多不平等的基础上公平地分享社会进步的成果,而这可能主要是通过法律来实现。

沈阳洗模水

沈阳经络灸导仪

长沙刷卡收费饮水机

浙江丝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