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蜂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路遇劫匪坟头纸人救了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6:59 阅读: 来源:蜂蜜厂家

杀人坳在偏远的郊外,听说曾作为官府的刑场。那一带怪石嶙峋,杂草丛生,是人迹罕至的。但自从钻井大队撤走后,留下了一条三公里多的碎石公路,我们本地司机便成了来往的常客——从黄葛镇到蜀南市区抄这条近道,要少跑五公里左右。

路遇劫匪坟头纸人救了我,大家都说好人有好报这天傍晚,我吃过晚饭后开始跑起了生意。但天公不作美,刮着阵阵的风,街上连人影都难得看到几个。我兜了几圈,一无所获,便转移阵地,将车开到蜀南市区去看情况如何。我将车开得很快,雪亮的灯柱刺破夜幕,茂盛的行道树迅速地向车后退去。到了岔口,我将方向盘一打,毫不犹豫地拐上了那条碎石公路。风越来越大,山崖上的野草随风乱舞,形同鬼魅。忽然,在前方一个坳口,一个白色的人影从路边趔趄着扑了出来,扬了扬手,像是要拦车的样子,但却一下子扑在了公路上。我忙将车闸用力地踩了下去,身子猛地向前一扑,骂道:“撞了鬼呀?”我抬起头来,看见那白影慢慢地探起身来,扬起一只手挥了挥,张开嘴巴不知喊着什么,然后又伏了下去。就在那一瞬间,一阵风将那一头乱蓬蓬的披肩发吹散开来,露出一张惨白的脸。不知咋的,往日看过的那些恐怖片中的女鬼女怪女妖精什么的一下子就出现在脑海里,她们仿佛就在车子周围飞舞着,窥伺着。我盯着那女人,心里有点惴惴不安了。我将车尽量靠向公路右侧,边向前滑行,边向公路两旁张望,准备一旦发觉什么风吹草动就一轰油门冲去。但透过飞旋的尘雾,路两旁一目了然,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我把车停在了那女人面前,将车窗玻璃摇了下来,山风呼啸着,尘砂迎头灌进来。我呸了一口,探出头去问:“喂,你怎么啦?”那女人动了一下,却没有回应。我用劲的摁着喇叭,又大声地喊了一遍,那女人终于很艰难地抬起头来,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什么话。她用力地向车子爬过来,我忽的发现她的身下有许多血。“救……命……我……要生……了……”难产?!我脑袋嗡的一下,再也不前思后想了,飞快地跳下车,然后将后座的车门打开,把那女人抱了起来放进后座,让她躺好。然后把她的挎包捡了起来,放在她的怀里。她虚弱地躺着,闭着的眼睁开来,指着挎包吃力地说:“谢谢……你……我会……给你……钱……”我说:“不要怕,我们马上去医院!”

车子飞驰着,像离弦的箭一样,砂砾打在车身上啪啪直响。车内那女人微弱的呻吟声不时传进我的耳朵里。我瞥了一下速度表,指针已经指到一百二十码了!我咬了咬牙,将油门又踩了点下去。风驰电掣地冲到市区四医院的门口,时间已过去了十三分多钟了。在医护人员将那女人抱上担架,向急诊室推去的时候,她忽然再次睁开眼睛看着我,竟很有精神的样子,说:“谢谢你,我会报答你的!”我一笑,冲她摆摆手,目送着她消失在绿色通道的拐角处。然后,我将被血渍弄脏的座套取了下来,扔进行李箱中,继续开着车在大街小巷中转来转去,为生意而忙碌着。

风是越来越大,城区的生意也不怎么样。我忽的产生了一个念头:“真不该让那女人上车!血淋淋的,晦气得很。怪不得生意那么差。”我这时候才明白过来,看样子那女人在路边拦车也不是短时间了,前面过去的出租车都没停车相救,会不会也是这个原因?

夜更深了,伴着大风,雨点开始洒下来。我在天涯娱乐城门口搭载了一个抱着婴儿的聋哑女人。她递了一张纸条给我,上面写着目的地“邓关县城东大街”,然后连比带划的讲好了车价。我心里一阵高兴,到邓关县城是要经过黄葛镇的,跑了这趟,一方二便就好收车休息——反正也没有生意。

路遇劫匪坟头纸人救了我,大家都说好人有好报车子驶上了郊区公路,雨渐渐地大起来,灯光里,只看见时时腾起一团团的灰尘,树梢也在风中猛烈地摇晃着。“这鬼天气!今晚的生意算泡汤了。”我嘀咕着,小心地盯着路面。车子到了岔口,那女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咦咦呀呀”地叫着,用手指着近道,我略一犹豫,将车驶上了碎石路。一会儿就到了坳口,那女人又“咦咦呀呀”地叫着,我连忙刹了车,扭头问她:“什么事?”她指了指怀中的婴儿,又指了指窗外。“小孩要撒尿?”我问。她连连点头。我回过头,把车子熄了火,仰着身子刚给她打开车门,那女人猛地将怀中的婴儿一扔,两只手中拿着什么东西向我一扬,一根绳子就套上了我的脖子。那女子用力向后拉,忽然发出了男子的沙哑的声音:“小子,今晚上你的生意真的泡汤了。”糟了,这次真的碰上劫匪了,钱财是小事,看这个样子,小命都要被丢掉!我拼命地挣扎,手忙脚乱中,那假女人的头套被我抓了下来。那劫匪狠狠地咒骂着,手上的力越来越大,我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渐渐地要失去知觉了。恍惚中,窗外的呼啸的风沙声和喇叭杂乱的、刺耳的尖鸣声似乎已渐渐远去。我分明已感受到死神的临近:在雪亮的灯光中,在漫天的风沙当中,一个白衣白裙的披散着长发的女人自天而降,张着双臂御风而来,发出凄厉的尖叫,“砰”地一下扑在了车子的挡风玻璃上,两只长袖从打开的车门甩进来,冷冰冰的双手摸上了我们两个凡夫俗子的脸和脖子。我听见后面的劫匪恐怖地惊叫了一声“鬼呀——”,然后就没有声息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神志清醒过来,首先将套在脖子上的绳索拿开,扭头一看,那劫匪仍然昏迷着,那个被他扔在座位下的婴儿,不过是一个洋娃娃而已。我用绳子将他的手和脚捆紧,把他拖出来扔到地上,然后回到车里。我将所有的车门车窗全部锁死,掏出手机拨通了110。在等待警察的时间里,我才有机会去注意引擎盖上那个索命的女无常。原来刚才的确不是幻觉,不过不是什么鬼,而是一个扎来烧给死人的纸人而已,现在被雨水一淋,瘫软在那儿,已丝毫没有了人样。

路遇劫匪坟头纸人救了我,大家都说好人有好报第二天一大早,我特意驾着车又来到杀人坳,想弄清楚那纸人来自何人坟茔。费了不少周折,我才在距坳口比较远的半山坡上,找到了一座新坟,坟旁还依稀可见到残留的纸扎的一些玩意。我向一个早起查看庄稼被风雨破坏情况的农妇打听坟中埋的是什么人时,她说是村长的父亲大人,已埋了十多天了。我很奇怪,昨晚的风是怎么将一个纸人吹到两三百米远的公路上,及时救了我的一条小命。我向坟茔鞠了一躬,摇摇头,无言地走下山坳,开车回到了城区。

我驾车路过四医院的时候,顺便去看看昨晚那个产妇怎样了。但值班医生说抢救无效,她已于凌晨零点四十分去世了。一算时间,我在杀人坳遇险也就在一点钟左右,莫不是她感恩显灵相救?但我最终并没有挽回她的生命呀!我和老婆摆了这件奇事,她是深信不疑,连声说:“好人有好报!这可是千古名言。”于是,我向许多人都讲了这个故事,这个“我救了她,但她却死了;她虽然死了,却救了我”的故事。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