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蜂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40元药如何卖出3850元

发布时间:2020-07-13 10:53:38 阅读: 来源:蜂蜜厂家

上海警方近日成功捣毁全国最大医托诈骗团伙,抓获涉案人员160人,其中114人被刑拘,1人被取保候审。经查,犯罪嫌疑人以威逼、利诱等方式迫使上海多家正规民营中医机构与其合作,并指使“医托”长期盘踞华山医院、中山医院等沪上知名三甲医院、知名专科医院挂号处,以虚构、夸大事实等方式,诱骗外地来沪就医人员到这些民营中医机构就医,并高价销售以极低价格购进的中草药牟利。仅3月至今,该团伙诈骗患者就达600余名,开具处方单据669份,涉案金额约170万元,涉案四家中医机构一个月销售的中草药合计高达2.6吨。

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刑侦总队、浦东公安分局等多个部门参与了历时7个月的缜密侦查过程。警方发现:该团伙的一大特点是,整个组织分为核心管理层、诊所经营管理层、“医托”3个层次,作案时分工明确,每一个环节职责清晰,层层相扣,配合“默契”。根据警方提供的资料,记者试图为读者揭开该团伙的层层骗局。

“医托”骗人三部曲

上海警方调查发现,该团伙专门选择患有慢性病、疑难杂症且急于治疗的外地来沪人员为诈骗对象,根据特征,锁定目标。团伙利用外地患者对上海医疗体系不熟悉,容易听信他人劝说的弱点下手;并且抓住这些患者“身在外地不愿招惹麻烦”的心理,有恃无恐。警方的调查也证实,绝大多数受害人在感觉被骗后都没有报警。

对在暗处仔细观察的“医托”而言,外地患者的口音、打扮、行李以及神情是很明显的特征,比较容易判断。团伙头目易栋梁交代说:“像戴着眼镜的不要碰。带个大包小包的,外地来的,很憨厚,就是我们的目标对象了。”

第二步是伪装“病友”,获取信任。

在医托那里,被害人被专称为&ldquo昆明哪家医院治疗银屑病好;点”。发现“点”之后,接着要做的就是获取对方的信任。屡试不爽的办法是听对方说什么,然后伪装“同病相怜”。

王强(化名),46岁,江西来沪打工10年,在码头做装卸工。今年3月,王强的妻子被确诊患上乳腺癌,3月14日手术切除乳房后开始化疗。3月29日,王强赶到中山医院,准备为妻子预约专家门诊,在窗口咨询后却发现预约已要排到一周以后。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凑过来,问他看什么病。王强说了老婆的病情,男子安慰说:“乳腺癌吃中药可以好的。”这时男子旁边一个女子接话说,她有个亲戚得的也是乳腺癌,就是看一个老中医吃中药吃好的。

“我当时一点方向也没有,听她这么一说,我就说你要不要带我去,她说写个地址给我就可以。” 正当王强打算按照女子留下的纸条赶去华欣中医门诊部时,一个中年女子跑过来,说她妹妹也得了这个病也想去看。

王强跟这名“同病相怜”的女子上了地铁,到了华欣中医门诊部门口,又碰到一个自称“广西赶来”的女子,也是“专门来看乳腺癌”。被导医引入房间等待时,3名陌生女子主动和王强搭讪聊天,称这里的药效果很好。

实际上,无论最开始中山医院的那对男女,还是中途所有碰上的人,都是被团伙专门安排的“医托”。说辞都是事先训练好的:“看到有人问路,就问人家看什么病,对方一说出看什么病,我就说也看这个病。然后,我老婆上来,说她去了某某医院,看了很久看不好,后来去华欣门诊部看,几次就好了。”有时还要在纸条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证明是他招的“点”。每拉到一个“点”,医托能拿到20-30元。一对医托夫妇说,“生意”好的时候,两人一个月能赚到四五千元。

后来王强回忆,和他一起上地铁的女子也有很多可疑之处:出地铁口她带着自己直接往左拐,很熟悉偏僻诊所的位置;从未见到她付钱,却一直鼓动自己掏钱。但在当时,他并没有在意这些异常。

戏演到这个时候,就该“专家”出面了。

等了几分钟后,王强进入诊室,一名自称“吕教授”的医生看了王强妻子的病历后称,癌细胞已经转移,要先吃一个疗程的药控制住,一个月的药算下来将近2万元。听说王强身上只有4000多元钱后,药房的人说可以先拿10天的药,要2000多元。药房的人还说,这个是祖传秘方自制草药,外面买不到,现场不能拿,让他留下电话地址,配好药快递给他。

这种做法也是该团伙精心安排的。上海警方侦查发现,该团伙在患者就医结束支付各类治疗费和药费后,不立即发药,指使院方以配药抓药时间长、患者急于赶回老家、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为名,骗取患者自愿签订代购药品《委托书》协议,由专门的管理人员定时到医院收取相关处方,通过快递的方式将药品邮寄给患者,目的就是为了逃避行政管理和公安部门的打击。

最终,王强用2400元买了“甘露聚糖肽片”、“芪枣颗粒”各5盒。而“甘露聚糖肽片”网上参考售价每盒仅12.8元、“芪枣颗粒”每盒25元。今年3月,湖北籍患者李某因患青光眼在去上海市五官科医院就医的路上,被“医托”拉至华欣中医门诊部就诊,花去药费3850元,而处方单上的中药成分仅仅相当于凉茶配方,只有清凉泻火的作用,成本价约为140元。

华欣的“吕教授”真名刘爱国,是前来顶替离职的吕教授的,还是真正的医生;而另一家涉案医院金典医院聘请的“医生”陈某,护理专业出身,原本应聘的是护士,却因做过七八年临床被金典医院安排以医生的名义坐堂问诊,专看各类妇科病。他们被团伙告知,开药的原则是“吃不死也治不好”。

民营医院被团伙控制

涉案上海牛皮癣医院的几家民营医院本都是正规医疗机构,为何成为受医托诈骗团伙摆布的棋子?调查显示,易栋梁团伙采取“胡萝卜加大棒”手段,让民营医院一步一步落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4月2日,在警方抓捕以易栋梁为首的医托诈骗团伙时,华欣中医门诊部法人黄志国一起被抓。黄志国对警方交代说,今年2月,华欣开设中医内科后,易栋梁主动找上门来谈合作。

两人初步谈成的条件是:128元的挂号费归华欣所有,药费归易栋梁,所需中药由浦东福寿门诊部提供:“当时还谈到过回扣,但没有落实。”

福寿门诊部和浩申门诊部都是李明(化名)名下的综合性民营医院,经营状况都不太好。2012年11月,浩申迎来了易栋梁:“他想承包中医科,条件是出资5万元当押金,另外将每日营业额的6%给浩申。”

因资金周转困难,李明同意了,但仅做了20多天,就发现易栋梁做事不靠谱,有欺骗病人的现象。“我提出中止合作,他说浩申太远了,想承包位置更好的福寿。”李明说,这次易的开价更为诱人,出资80万元合作经营,利润二八分成,李得20%,易拿80%。两人最终约定,由易支付前期费用80万元作补贴,其中2013年3月底付40万元,同年5月15日再付40万元。

收到40万元前期款后,李明再也要不到剩下的40万元。2013年5月5日,他发现易栋梁对福寿门诊部的装修,相比原来的格局变化很大。他提出质疑未果,还被威胁。

实际经营权已经到了易栋梁手上,但李明仍是福寿名义上的法人,他担心易惹出医疗事故却要他来承担。在与朋友协商后,李明先是把福寿的法人变更到朋友名下,然后由朋友出面交涉,试图夺回经营权,仍然失败。无奈,他只得找到浦东卫生部门,主动要求福寿门诊部“暂缓校验”。

而华欣方面,刚与易栋梁合作运营了一个月,黄志国就发现“有些乱”,因为“110投诉明显增多了,一个月有三四个投诉电话,都是病人要求退药的”。

李明回忆说,2013年5月5日,他对医院装修提出质疑后,易栋梁叫来手下的十几个人,将他拉至一间小房内暴打,“我被打得不断喊救命,易栋梁还抱住我不让我跑。”因害怕更厉害的打击报复,李明对此事未敢报警。

警方资料显示,2013年初,易栋梁多次聚集数十名成员到福寿,以威胁、恐吓等手段迫使李明与之合作。在这次的抓捕行动中,警方在诈骗团伙中缴获仿真枪1支(待检)。

而涉嫌在华欣非法行医的“吕教授”刘爱国对警方交代说:“我也觉得有问题,每次病人来都说是谁谁谁介绍的,但是介绍人我都不认识。我开20多味的常规中药汤剂,便宜的10到20多元,但病人老是来问,怎么那么贵?!”刘爱国还说,案发前,他的疑问经常被医院的工作人员喝止:“你看你的病,不要问那么多!”

实际上,在易栋梁接手福寿等医院之前,他还曾控制过浦东的圣草中医门诊部、明阳中医门诊部。因雇佣“医托”,2013年9月27日,圣草中医门诊部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被注销。

从公开资料来看,无论是圣草、明阳,还是浩申、福寿,法人都不是易栋梁,但这些医院实际上都被易栋梁控制着。除浦东新区外,去年9月,位于虹口区的上海金典医院也被作出暂缓校验6个月的处理,而金典幕后的实际控制人也是易栋梁。

在案件审理中,易栋梁的一名同乡说,上海大部分医托都直接或间接为易打工。“易栋梁是上海做这行最大的老板。”(记者/王煜)

龙海职业装订做

柳州制作职业装

济宁定制西服

达州工服订做

相关阅读